fafa

我以虔诚之心爱您。


音乐剧
aph主产露艾米,兼营米白,其余杂食,请关爱冷圈少女
画画,随便写点啥

伊万对艾米莉说

阅读提示:婚礼致辞,cp向见标题

        艾米莉.琼斯是我见过的最......最什么的家伙呢?她浪漫,满脑子奇思妙想,还有点神经兮兮。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在阿拉斯加的荒原上看过向日葵,在巴西的热带雨林里欣赏过极光,但我们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在一个秋日午后,我们拉着对方的手,翻过高墙,跳进车里,开始一场蓄谋已久的逃亡。

        我们一路向南,和迁徙的侯鸟同路,逃出北风之神的领地,跑在寒冷的冬天的前面。阳光越来越明媚,风越发越柔和,时间倒流,万物生长,当我们停下车,面前就是无边无际的向日葵。我高兴地大喊大叫,艾米莉笑我像个疯子,但我没有回击她,毕竟等我拿出那枚藏了一路的戒指单膝跪下来的时候,她的尖叫比我响多了。

         当时我们已经认识八年了――从高中到大学,一开始我是性格古怪的俄国交换生,她是和我完全没有交集的啦啦队长,后来我们是不情不愿的社调小组拍档、相看两厌的合作伙伴。我看着她和男生约会、恋爱、分手,再和我一起猫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一边写论文一边发牢骚。她是闪耀的学院明星和派对女王,而我也不再独来独往。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她的影响,我交到一些朋友,学会了如何融入派对的氛围,学业水平也日渐提高。我们渐渐不再争执不休,我习惯了每周二共同度过的小组讨论时间,她也习惯了一边反驳我的观点,一边从我的饼干中拿走最多果酱的那一块。

       在毕业舞会上,我邀请她跳了一曲,然后我们很有默契地相互踩了对方的脚,一头撞进了整齐的舞队里,最后毫无疑问地被服务生赶了出来。坐在大厅外的草坪上,我从外套里拿出偷藏的酒,她在包里翻出了压扁的蛋糕,我们像老样子拌嘴,从奖学金聊到巴尔扎克,直到告别,谁也没提分别的事情。我看着她一手拉着裙摆,一手提着高跟鞋,消失在路的尽头,心里第一次对别离感到无尽的遗憾。

        所以后来的事,你们也知道,当我站在大学门口,在汹涌人潮中看到熟悉的身影时,我不知道我是否扬起了嘴角。但奇怪的是,尽管我在历史系而艾米莉在金融系,我们仍然常常见面,因为我们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了同一节选修课,进了同一个兴趣社团。我们已经成了朋友,但谁也没想到要再进一步,好吧,至少当时没想到。艾米莉比起从前安静了一些,泡在图书馆的时间更多了,不过当然,她依旧是个人气女王。事实证明,她在金融学上很有天赋,当她全力以赴的时候,我相信谁也比不过她。我们偶尔会一起去喝一杯,聊聊过去,扯扯未来。比起其他人,我们更熟悉彼此,有着说不上来的默契,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这样我就和别人不一样。

        而我们正式确定关系是在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在社团的告别派对上。也许是快要毕业的缘故,每个人都玩疯了,直到半夜大家才陆续散去。我坐在大厅的角落里,喝得有点多了,看着我的朋友们笑笑嚷嚷地相互告别,灯光交错间,我以为自己回到了四年前的毕业舞会上,但是这一次艾米莉却不在旁边。不过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我身边坐下来,艾米莉没说话,但我知道是她。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她独自一人,按她的性格这真少见,我们沉默了一会,最后是我先的开口:“你的罗伯特呢?”

        她好像叹了口气:“你喝多了,我上周已经和你说过我和他掰了。”我扭过头试图证明自己还很清醒:“为什么?”艾米莉惊奇地扬起眉毛:“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和男友分手了?”我下意识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笑了:“拜托伊万,你又不是我老爹,我只是对他没感觉了,有的爱情难以长久,我也会对我的男友感到腻烦。”我当时可能是神志不清了,竟然回答说:“可你没有对我感到腻烦。”她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说道:“可你也不是我的男友。”

        我们都沉默了一瞬,然后我慢慢问道:“为什么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她看起来被这个问题问倒了:“......我不知道,也许是你没有提出来?”那一秒被无限拉长了,我仿佛在电影的慢镜头里一样,感受着她的心跳和温度,缓缓吻上她的侧脸,低声说:“那么你答应了吗?”
耳边安静了片刻,然后我听到一声轻微但肯定的“yes”。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我曾担心这段感情会像她之前的一样走向结束,不过事实证明我们做得不错,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我们已经开始讨论毕业后的计划――她想先享受她的间隔年,在旅行和零工中考虑未来,而我被她说服了,因为我心底里也向往冒险和挑战。于是新的一年就这样拉开序幕,这一年里我们有过争吵和冷战的经历,也有过欢乐和温馨的回忆,在我们认识的第八年,我终于觉得,我一直期待的与我共度一生的人就是她了,于是就有了开头处那段疯狂的求婚旅行。

        然而事情比我想得更加曲折,否则这场婚礼三年前就可以举行了。我收到了母校的offer,而艾米莉要去纽约发展,我们谁也不能说服自己放弃,也不愿让对方委曲求全。我有点担忧距离会冲淡一切,但艾米莉伸出带着戒指的手对着我晃了晃,开玩笑说:“我不介意你再求一次婚。”于是我也笑了。

        接下来是漫长的离别和短暂的相聚,我们有不少矛盾,甚至一度分手,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决定携手面对这些困境。在现在这个美好的时刻讲这样的事似乎不太合适,但经历了这些并没有让我们彼此厌倦,我看清了艾米莉,她也看清了我,我知道我爱她的诸多美好之处,也知道我能包容她的种种毛病,她应该也一样。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样,但是这就是人生最神秘之处,正是因为这偶然中的必然,我遇到了一个和我相契合的灵魂。

        在场的都是我和艾米莉的家人和朋友,感谢你们今天能够出席。也许你们都或多或少地了解艾米莉,但我想听了我的话,也许会有人会吃惊地说:“这是我认识的她吗?”而这时,我就会感到一种隐隐的骄傲,这是我心中的艾米莉,独一无二,只属于我。不论你们是否愿意,现在,我要亲吻我的新娘了。

题外话:
本来还想写写他们俩分手复合的脑洞,但这好歹是婚礼致辞,伊万说这个不太合适,所以我打算在另一个坑里把它写出来。
如果没有意外,应该还有一个姊妹篇,艾米莉视角,关于婚后柴米油盐的故事。
除此之外我还开了另外两个坑【够了】,不过计划填完了再发,入圈群众不要担心,在下对他们还是很用心的,就是速度太慢,学业也比较忙。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吔我露艾米安利,毕竟我圈冷到绝对零度,我简直是个爱斯摩基人。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