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fa

我以虔诚之心爱您。


音乐剧
aph主产露艾米,兼营米白,其余杂食,请关爱冷圈少女
画画,随便写点啥

The Partners

阅读提示:
艾米莉与伊万二人转【bu】,全程对话描写
露子艾米特工拍档友情向,隐诅咒组,cp自由心证,伪全员出没

都是艾米莉先起的头,让她话多

艾米莉:他是gay,听清没,他是gay。

1.
“为什么我们每次出任务都得住一间房?组织穷成这样迟早药丸,我还是早点跳槽算了。”
“一男一女出任务除了假扮情侣还能怎样?”
“重点是你根本是个基佬,想到这点我瞬间就萎了好吗?”
“你还打算假戏真做?”
“不了,我还想多活几年。”
“如果你是想挑衅我的话,我是不会和小毛孩发火的。”
“和你?你知道Mr. Big is watching you吗?”
“组织出台新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了?”
“这倒不,重点是老亚瑟盯我很紧,上次我滥用药品被他念叨了一个月。”
“期待看到他拿着冲锋枪向你男友扫射的样子。”
“在那之前我会先向你这么做的......怎么?”
“那家伙出来了。”
“ok,后勤人员在这里等着吧,轮到我上场了。”
“祝你活着回来。”
“托你的福。”

2.
“伊万你他妈非得把枪带进浴室吗?什么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最后栽在枪支走火上不觉得憋屈吗?”
“哦这个啊,为了防止我洗澡的时候突然有人冲进来毙了你,我没有武器出去给你收尸。”
“......我死后一定会帮你在地狱里占个头等席的。”
“不用太感谢我。”
“为什么是我感谢你?你脑子里灌了伏特加么?等等,你给我医疗箱干什么?”
“因为我猜你不愿意让我给你的伤口上药.......对,再往下一点,你都没注意到血迹么?”
“可能是当时注意力太集中了没注意到,没想到伤口还挺深......我先去处理了,多谢提醒。”
“所以我之前说的话派上用场了吧?”

3.
“但愿王耀能在这个任务之后放个长点的假,不会在凌晨把我从床上叫醒的那种。”
“难说,因为按你的性格凌晨的时候未必在床上睡觉。”
“你还挺了解,难道你还在我家里安了摄像头?”
“这倒没,窃听器就有。”
“......我决定一到家先做个彻底检查。”
“不用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在你上次在我那儿偷偷拿走的那个泰迪熊肚子里,”
“......哦。”
“顺带一提,你不能这么无节制地过下去了。”
“你知道你是在跟一个特工说这话吗?如果任务失败我都不知道见不见得到明天的太阳,还管那么久之后的事?”
“难道我不也是?出于好意提醒一句,兴奋药物能让你一时提起精神,不过长久下去,小心你端不稳枪,把友军给误伤了。”
“哼,等你戒酒后再跟我说这事吧。”
“我一向很节制。”

4.
“......”
“......看我干嘛?”
“伊万,我严肃地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暗恋我们上线?”
“你问这个问题难道是想给我助攻么?”
“这么说是真的的咯,OMG我要告诉王耀那个老妖精......”
“除非你想他下次给你安排个hell级别的任务而且不给任何援助,更何况我指的不是他。”
“哇哦没想到我比弗朗西斯更早知道......等等,不是他?!那你每次都和他眉目传情什么?”
“恭喜你的修辞水平日益提高,琼斯小姐。”
“可是你们看起来真的很熟悉!”
“我们共事的时间比你长多了。”
“那会是谁?弗朗?安东尼奥?费里西?”
“究竟是什么让你的想象力这样突飞猛进?”
“好奇心人皆有之。”
“那就吊着你胃口吧,起来,要登机了。”
“ok,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不敢小瞧您,特工小姐。”

5.
圣诞快乐。from艾米莉
                                                                               你也是。
全国的恐怖分子和警察都放假了为什么我们还得蹲点。from艾米莉
                                                         你问王耀,他排的班。
我想吃巨无霸。from艾米莉
                                                                   不会叫宅急送?
占线了。from艾米莉

好饿。from艾米莉

你不饿吗?from艾米莉
                                                                                         不。
你饿可以出门买点吃的,顺便帮我带个全家桶。from艾米莉
                                                                                 自己去。
太冷了不想出门。from艾米莉

脱口秀一点都不好笑。from艾米莉

你们俄罗斯人真的会养熊作宠物吗?from艾米莉

“都在一个房间里你就不能开口说话?!”

我懒得。from艾米莉

“哎哎哎伊万,干什么你?放我进去外面冷死了!伊万?伊万!”

6.
“......喂,你好?”
“还没睡醒啊。”
“......伊万?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在休假。”
“探病。”
“哦,我发烧还不是托你的福。”
“不是说笨蛋从来不会生病吗?”
“我怀疑你只是希望看到我一气之下病情加重一命呜呼,然后你好到我坟头蹦迪。”
“别这样恶意地揣测我,是组织派我送温暖来了。”
“看来是组织要我死,我不得不死。”
“王耀叫你好好休息,他原话是:‘难得见艾米请假的时候我用还钱威胁还坚持到底的,看来是真病了’,你看他其实也挺关心你的。”
“......这种组织退出算了。”
“可我听说你欠王耀的钱还没还清......”
“我感觉再和你聊下去我就永远也好不了了。”
“那多喝点热水。”
“......这也是王耀说的?”
“不是,我和他聊的时候特意问他探病应该说点什么。”
“......我还是退出组织吧。”
“亚瑟没去看你?”
“我把他锁在门外了,免得他进厨房。”
“哦,感人肺腑的兄妹情。”
“那我把他做的死扛寄给你好了。”
“免了,我可消受不起,晚安,艾米莉。”
“你说话的语气好像个老妈子,拜拜。”

7.
“玫瑰呼叫熊,玫瑰呼叫熊,你到什么位置了?over。”
“熊回复玫瑰......任务都完成了你怎么还没关掉通讯耳机。”
“你不也是?我快到家了。”
“......哦,我也差不多。”
“最近任务真没劲,除了蹲点调查就是蹲点调查,遵纪守法得连管制刀具都用不上,就不能来点有挑战性的?”
“上次有挑战性的时候你躺了半个月的医院。”
“可还是太――无聊了,最近的任务我都懒得动用脑细胞去思考。”
“你的脑细胞的确要好好保护起来。”
“以现在的速率,我相信它们到死都不会有什么损耗的。”
“那就太好了,毕竟脑子是你去世时唯一能带走的东西。”
“我相信奥尔科特绝对没说过这话。”
“那么刚才你珍贵的脑细胞终于开始损耗了。”
“好吧说不过你......啊我亲爱的床好久不见!”
“跟你的床长相厮守去吧,我关机了。”
“等等!”
“......”
“有人进过我房间,还动了我的东西......”
“......”
“已经走了。可是他怎么进来的?我不信有人能破我的安保系统,但是......伊万。”
“我给了你哥钥匙,并且我猜他已经把你藏在冰箱里的违禁药品全拿走了,如果你仔细看还会发现他在冰箱门上留了言。”
“......你们勾搭起来就为了耍我?!我给你备份钥匙是免得我哪天突然死了没人进来收拾遗物,不是让你变出个田螺姑娘把这儿翻个底朝天!”
“如果你再滥用药物,很快我就得去收拾你的遗物了,并且亚瑟和王耀已经串通好了,往后你的酬金全部转到他账户上,别想找以前的渠道,他会盯着你的。”
“......没有佣金我怎么过?”
“哦,亚瑟说他不介意暂时搬过来照顾你。”
“......我的天,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你他妈是看上他了?我......”
“是的。”
“......刚刚你说了什么?伊万?你就这么下线了?伊万?!”
“......”

8.
“......”
“......感觉怎样?”
“一点都不好。”
“正常,药物依赖。”
“你说的倒挺轻松。”
“坚持住对你有好处的。”
“......”
“难得见你话这么少。”
“......我只是遭到了双重打击。”
“愿闻其详。”
“你上次说看上亚瑟是真的?”
“你猜。”
“别逗我啊,光想想你和他相亲相爱的场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真的是认真的吗?!我......我要告诉亚瑟!”
“那么他肯定会认为是你在处于脱离依赖的过程中精神有点失常。”
“但是......但是你知道亚瑟的性取向吗?”
“不知道。”
“好吧我也不知道,他看起来一脸禁欲主义。”
“......”
“所以你是认真的?这个我助攻起来可有点困难。”
“我可没说是。你看,转移下注意力就没那么难受了吧?”
“......好吧,是舒服点了,可你还要在这儿监视我到什么时候?这是我的房间。”
“直到亚瑟来替班,大概二十分钟后吧。”
“......我受够了。”

9.
“天呐我没听错吧?我的冷板凳终于坐到头了?”
“考虑到你已经通过了六个月的安全检查,是的。”
“乌拉――我要旋转跳跃原地爆炸!”
“别急着高兴,这次的任务难度大,时间又紧,还得做双面间谍,不小心失手我们就都得原地爆炸了。”
“你的定论下得太早了老伊万,先把资料给我看看。”
“已经在安全邮箱里了,记得把流程走完,泄露出去我们就已经死了一半了。”
“知道了老妈。”
“哼。”
“......哇哦,真有意思。你怎么看?”
“危险,不过看起来合你口味。”
“当然。王耀怎么说?”
“他也不轻松,夹在两个大帮派之间,吃力不讨好。”
“组织外交向来都是靠他周旋啦,我相信他能扛过去。”
“但愿如此。”
“还是老样子咯?我们分头准备?”
“对,执行任务时记得给自己留条退路,以防万一。”
“难得见你这么谨慎,OK ,那我注意点。”
“狐狸都会多挖几个洞口。”
“那到时候见咯。”
“再见。”

10.
“玫瑰呼叫总部,玫瑰呼叫总部,A组已就位,一切正常,请求下一步指示,over。”
“......你的东西呢?”
“带着呢,操什么心。”
“鉴于你有前科,我想还是警告下你比较安全。”
“我什么时候失手过?等到回复就开始吧。”
“那就好,从现在开始进入状态,不要泄露真实信息。”
“明白啦。”
“......出门吧。”

11.
“晚上好,萨尔斯先生,这是我的未婚夫尼古拉斯.阿尔洛夫。”
“很高兴认识您。”
“......哦是的,我在慈善机构工作,您看人很准,不过他不是,他是个投资顾问。”
“我对艺术品投资很感兴趣。”
“所以我只是陪他来赴宴的,您知道我不擅长鉴赏,不过能认识一下这方面的佼佼者还是十分值得的。”
“我可以给你普及普及这方面的知识,克莱尔。”
“别开我玩笑了,你知道我讨厌长篇大论,萨尔斯先生,快帮我阻止他。”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只有悉听尊便的份,走吧,克莱尔,我们去喝点什么放松一下。和您聊天很愉快,萨尔斯先生,再会。”
“您真有趣,也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再会。”
“......”
“......”
“......他是个‘局外人’。”
“是的,看来不是每个人都对‘艺术品’那么懂行。”
“可以排除他了,走吧,下一个厅里也许会有我们感兴趣的人。”
“这还真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

12.
“玫瑰呼叫熊,玫瑰呼叫熊,负责区域排查完毕,请回复,over。”
“熊回复玫瑰,熊回复玫瑰,负责区域排查完毕,前往预订地点,over。”
“唔,玫瑰收到,立即前往,over。”
“......你别告诉我你是一边吃蛋糕一边排查的?”
“来都来了不能浪费嘛,亲爱的尼古拉斯。”
“......回家以后会有不少好吃的伺候你的,比如芥末。”
“多谢,我想我不用......怎么回事?有枪声。”
“......在‘那个房间’里。”
“不该在这个时候,计划失误了!”
“......他们未必知道我们是什么人,走预备方案。”
“这样太冒险了!如果没有瞒过去......”
“听着,你入行的第一门课就是要服从组长命令。”
“......好,待会儿......”
“低头!”
“!!!”
“预备方案报废了,现在,跑!”

13.
“这个出口也被堵死了。”
“员工通道,我们分头行动......”
“不行,他们就是从那里进来的,一定会有人守着。”
“未必,人数太多,搜索需要人手,他们猜不到我们又潜回来了,值得一试。”
“但是弹药不够,而且你受了伤,总不能让你自己一个人走。”
“第一,我们等不到救援了,第二,你不该轻视我,现在就走,雏鸟!”
“......遵命长官,待会见。”
“待会见,艾米莉。”

14.
“玫瑰呼叫熊,玫瑰呼叫熊,我已抵达,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over。”
“......”
“玫瑰呼叫熊,我已抵达,收到请回复,over。”
“......”
“......玫瑰呼叫熊,立即回复我,over。”
“......”
“......伊万?”
“......”

15.
“我昨天去了你的墓地,墓碑真丑,又小又寒酸,就你在上面一幅傻相,看得我差点笑出声。”
“......”
“你的葬礼也是,连个哀悼的人也没有,我估计你死了会有不少仇家偷着乐的,你都从哪儿招惹了这么多人的?欠了酒钱还是砸了场子啊?”
“......”
“你这个超级大骗子,你骗了所有人,王耀不会为你掉眼泪的,亚瑟不会,弗朗不会,我也不会,不过我相信他们要是再见到你,肯定要把你按在地上打一顿。”
“......”
“事实上我现在就想揍你一顿,但是......算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也不打算再干下去了。”
“.......”
“王耀说他想在唐人街开家中餐馆,以后我们混不下去了可以去他那吃碗面,还限定一人一天一份,你看他还是这么小气;亚瑟去考了医师资格证,虽然他以前也是搞药物的,但是把人救活和致人死地还是差太远了吧;弗朗.......他做牛郎那绝对是头牌,靠脸就能吃饭。”
“......”
“又下雪了,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
“钟响了......圣诞快乐,伊万。”






“......圣诞快乐,艾米莉。”
“你假死得真是太成功了,伊万。”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