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fa

我以虔诚之心爱您。


音乐剧
aph主产露艾米,兼营米白,其余杂食,请关爱冷圈少女
画画,随便写点啥

露艾米相性后五十问

bg注意,一方女体
一辆口味【非常】清淡的车
前五十问http://lanchedeqizhi.lofter.com/post/1dce8d78_f58ab4c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艾米莉:......我有得选择吗?
伊万:没有(微笑)。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艾米莉:因为我有两条x染色体而他只有一条?
伊万:你还挺学术。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艾米莉:没什么满不满意的......这三题我真是无fuck可说。
伊万:那你就忍着好了。

54 初次H的地点?
艾米莉:应该是慕尼黑的哪个旅馆吧(思索)。
伊万:我觉得是二战期间东线后方的某个医院。
艾米莉:(摊手)嘛,时间太久想不起来了,反正就是那会儿。

55 当时的感觉?
艾米莉:都说了想不起来了......反正差不多都是那种感觉吧,酸爽。
伊万:......你就不能换个词形容?
艾米莉:(翻白眼)我还能怎么说?有效改善了双边关系?推动了外交进程向前发展?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艾米莉:我记得的那次他有点笨手笨脚,唉第一次嘛,也难免。
伊万:......我相信自己进步还是很快的(平静地微笑)。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艾米莉:(皱眉)没印象了。
伊万:哦,我记得最近的有次你说的是“妈的睡过头了”。
艾米莉: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为什么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二齐齐迟到,还同时衣冠不整地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伊万:(无所谓地)反正这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了,王耀还说什么“小别胜新婚,年轻人真是有精力啊”。
艾米莉: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只能保持微笑。

58 每星期H的次数?
伊万:平均半年见一次面,我能怎么办?
艾米莉:(略带不满)这就是你加班加点补上来的理由?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艾米莉:这种问题等我学会幻影移形再讨论吧(摊手)。
伊万:要不是你坚决反对电话play,这问题立马能解决。
艾米莉:......我反对的理由你还不知道么?
伊万:啊(微笑),知道知道,要不然你也不会把摄像头和麦克风用胶布给贴上。
艾米莉:哼,你大可想象一下你上司听到录音时的表情。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艾米莉:大部分时候都夹枪带棒的,就当它是一种情趣好了(耸肩)。
伊万:(微笑)不过我们还是注意尺度的,要是过火了双方都不愉快。
艾米莉:是的,婚内强奸决不容忍(严肃脸)。
伊万:纠正,我们根本没结盟,把“婚内”去掉。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艾米莉:涉及国家机密,我拒绝回答(义正词严)。
伊万:是吗?那我还真是掌握了了不得的情报呢(笑)。
艾米莉:彼此彼此。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艾米莉:(得意地)喉结,基本上颈部都是敏感区,轻轻一舔就会发抖,但是只有偷袭才能得逞,平时用围巾过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上不了手啊。
伊万:如果你回忆一下就会想起来,你偷袭成功的后果有多严重。
艾米莉:(装作若无其事)啊,对,这不就是王耀说的那什么“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嘛。
伊万:(冷笑)很好,希望你不要在我吻你脊椎的时候呻吟出来。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艾米莉:sexy。
伊万:你倒精辟。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艾米莉:喜欢,(一本正经地)适当运动可以愉悦身心减少压力。
伊万:(老流氓式微笑)我也是,毕竟难得看到你服软。
艾米莉:(老流氓式微笑)那么昨晚向我求饶的人是谁?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艾米莉:......当然是床上啊。
伊万:(隐藏着什么的笑容)还有联合国总部会议室。
艾米莉:见鬼你能别臆想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伊万:嗯......国际空间站?
艾米莉:(白眼)你怎么不说火星殖民地呢?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艾米莉:这家伙有洁癖,H前一定要洗,而且还要求我也去。
伊万:(保持微笑)这也是前戏的一部分。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艾米莉:枪放枕头底下就算了,但必须上保险(坚决地)。
伊万:毕竟我们都不想让明天的报纸爆个猛料,提醒人们情趣游戏也要注意尺度(微笑)。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艾米莉:......伊万,你能先把水管放下吗?
伊万:(保持微笑)我看这样挺好的。
艾米莉:......现在没有了,毕竟我身边站着个欧洲醋王。
伊万:你这句话还是挺令人担忧的。
艾米莉:够了,1778年的时候我们根本不认识,冷战闹翻那会儿我看你根本管不了我(不悦)。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伊万:无所谓,我觉得从来没有得到过她的心。
艾米莉:.....(叹气)身体是我自己的,艾米莉.琼斯是美利坚合众国的,至于心,早就是你的了。
伊万:(垂下眼睛)我还是难以相信你的话,惯骗小姐。
艾米莉:你怀疑多少遍,我就再说多少遍给你听。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伊万:在我得知并且做出反应之前,特工们会让那个混蛋把牢底坐穿。
艾米莉:再说了,美国律师还是很好找的嘛(赞成地点头)。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艾米莉:怎么会?(老司机式不屑)
伊万:(点头)这不可能,下一题。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艾米莉:.....我真的想像不出那帮家伙说这话的场景。
伊万:一般来说都是“走,去喝一杯”,然后一起大闹酒吧。
艾米莉:那个大闹酒吧的人就是你吧。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艾米莉:当然。
伊万:这点毫无疑问。

75 那麽对方呢?
艾米莉:啊,勉勉强强吧(狡猾地微笑)。
伊万:我只是勉强的话,你根本就不及格。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艾米莉:我只希望他不要乱讲什么奇怪的话。
伊万:比如?
艾米莉:......比如“我和弗朗西斯谁更棒?”之类的,气氛本来好好的突然听见这句我简直要从床上滚下去了好吗?
伊万:啊(微笑),不是说情迷意乱的时候容易下意识说真话吗?
艾米莉:......搞了半天你还在在意第69题吗?你也适可而止啊。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艾米莉:当然是毫无防备地被我偷袭到敏感部位的时候,忍不住呻吟却又死死抿住嘴的样子(得瑟)。
伊万:是吗?我还记得前不久你还要求我更强硬一点的,当时你的表情更加耐人寻味啊。
艾米莉:......下一题下一题(咬牙),这样下去这一问就要转向撕逼了。
伊万:(愉悦地笑)请不要躲避现实。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艾米莉:......我坚决反对,坚决反对(僵硬)。
伊万:(收起水管)我也一样,好了下一......
艾米莉:(不满地低声抱怨)上次晚宴的时候是谁说我们只是炮友关系的?
伊万:(略带尴尬)当时的情况......啧,如果你愿意被柯克兰训上半个小时的话我就不介意.....
艾米莉:(讽刺地)是的,但恐怕炮友关系更会让你家上司心生不悦吧?不过至少他不会担心你因为感情冲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策了。
伊万:(苦笑)难道你会因为感情做出不利于自己的决定吗?我们都一样......冷酷无情。

79您对SM有兴趣吗?
艾米莉:程度轻微的能接受,但本质上我们都是自尊心和好胜心很强的人,两个s怎么玩得下去?
伊万:这就不对了吧,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其实你还是有点期待被压迫的(笑)。
艾米莉:(回以同样的微笑)我看你也一样,嘴上说着喜欢看我服软,事实上不也很享受我反抗的过程嘛。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艾米莉:(思索)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有两种原因,要么是他最近时局动荡,病得起不来床,要么是有了新欢......不过后一种情况自我们确定关系来还没有发生过,或者我还没发现过(斜视)。
伊万:你是无法用我的招数来打败我的(从容不迫地微笑)。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艾米莉:没什么好说的,罪大恶极,必须严惩。
伊万:是的(点头)。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艾米莉:(斩钉截铁)那当然是突然觉得饿,不管当时进行到哪一步了,我都要停下来去找点吃的。
伊万:虽然我对此很不满,但是这个好吃懒做(重音)的家伙一旦饿了就没法集中注意力,我只能同意先去吃点什么。
艾米莉:闭嘴,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有时候不能送餐要自己去找餐馆,回来还得被你睡,我也很烦躁啊(翻白眼)。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伊万:其实还挺不少的,不过印象最深的那次是在车上。
艾米莉:事情经过其实是这样的(叹气):那晚在莫斯科开完会已经很晚了,我想找点夜宵吃,于是伊万就开着他的二手小破车带我去。买完东西后,我们把车停在附近的小公园里先吃了一点,然后这家伙开始发情......就在衣服脱了一半的时候,忽然有几个小混混过来砸车想抢劫,等他们看清楚我们在里面干嘛......当时场面真是非常尴尬又刺激。
伊万:然后我就下车和他们好好聊了聊,事情就顺利解决了。
艾米莉:......真实情况是你下车把他们揍了一顿吧?你是怎么从后备箱里翻出那――么长一根水管来的?
伊万:偶尔也要教教年轻人点人生道理嘛(微笑)。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伊万:有过这样的事,而且还不少(斜眼看)。
艾米莉:确实如此(毫不在意)。
伊万:你不解释一下?
艾米莉:有什么好解释的,就不能让女性主动一点吗(不屑)?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艾米莉:当然是一幅神魂颠倒的样子啦(信心十足)。
伊万:是吗?下次劳烦拿个镜子给我,也好让你看看自己的表情。
艾米莉:你不介意下次我们可以去提供这种服务的情人旅店(摊手)。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艾米莉:......有啊(轻蔑),在古巴那会儿他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伊万:(抿住嘴唇)我可以道歉,多少次都行。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伊万:......(艰难)非常愤怒。
艾米莉:......如果毙了你能让那些烂事都结束的话我会开枪,可惜这对解决问题没什么用处。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艾米莉:当然是美队,重点是腹肌练得倍儿棒(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呃,我的意思是,要是你能朝这方面发展发展就更完美了不是么?
伊万:我希望你能够知足常乐,不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艾米莉:那碗里的得够我吃才行(撇嘴)。
伊万:嗯?你对我的个人能力有什么怀疑吗?
艾米莉:......没有,你用不着证明了,真的。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艾米莉:实事求是地说,还是不错的。
伊万:就这些?
艾米莉:你还要怎样?这个问题有那么重要吗?你还担心我甩了你去约别人?
伊万:......(无可奈何地笑笑)当然不。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伊万:其实我很想尝试一下,但是她不愿意(似笑非笑地望向对方)。
艾米莉:我不喜欢。
伊万:所以就这样了,毕竟这还是两个人的事情。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艾米莉:独立战争那会儿,和一个法国来的志愿参军支援的小贵族,叫什么来着......总不会是拉法耶特吧?我只记得这个名字了。
伊万:(掩饰住不悦)时间太久已经忘了,但自从近代起我就没有上过别人的床。
艾米莉:我表示同情,可怜的布拉金。
伊万:你明白我的意思(逼视)。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艾米莉:不是......好吧我很遗憾,感谢你当时对我的援助,美国会记得尊敬的叶卡捷琳娜(挑起嘴角)。
伊万:(失神了一瞬)是吗?你还能记得真是不容易啊。
艾米莉:(低下头掩饰笑意)这很简单。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艾米莉:手指和手腕......没想到吧?
伊万:的确,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还有这么单纯的一面(恶劣地微笑)。
艾米莉:(不介意地耸耸肩)轮到你了,大魔王先生,我也不知道你的。
伊万:......眼睛,但恐怕我得弯着腰你才能吻到我。
艾米莉:我可以一拳把你放倒,这样就方便多了。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艾米莉:当然是他的敏感部位,吻到了很有成就感啊。
伊万:(懒得搭理)耳朵,特别是耳垂,一路往下吻到脖子,调情的时候很合适。
艾米莉:......(撇嘴)。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艾米莉:反抗然后输掉,不过这你就想想吧,我是不会认输的。
伊万:像你这样吃软不怕硬的家伙只要动动脑子就可以制服。
艾米莉:你倒说说我什么时候输过?
伊万:比如说每次你乱动只要装作服输就可以让你安静下来,等你放松警惕就很容易把你按住了(胸有成竹地笑)。
艾米莉:......是吗?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艾米莉:很多(耸肩),从国际事务的处理到今天会上的发言再到明天早餐去哪里吃,都有可能在脑子里过一遍。
伊万:这种时候她会开始心不在焉,我就得思考怎样才能让她集中注意力了。
艾米莉:好吧,我的错(摊手)。

97 一晚H的次数是?
伊万:看情况吧,如果很久不见面我会欲望很强,但要是明天还要开会的话......做到太晚她就很不满。
艾米莉:那是因为之前迟到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
伊万: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在乎这个了?(挑眉)
艾米莉:亚瑟不会唠叨你,弗朗西斯不会对着你吹口哨,王耀也不会对着你露出一脸“我懂”的微笑......
伊万:那是因为我跟他们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接收不到信息(无所谓地笑)。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艾米莉:有时是自己,有时是对方。
伊万: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脱下来的,等我反应过来前戏都做完了(一脸无辜)。
艾米莉:如果你起床后能留意一下扔在一边的衣服,想想它们的扣子为什么都掉了,你就会明白(斜眼看对方)。

99 对您而言H是?
艾米莉:寻求刺激的最佳选择(满不在乎地耸肩)。
伊万:联系我们的最后方式(冷笑)。
艾米莉:总之,这是我们关系的粘合剂,不论相处的时候是真心还是假意,性总不会是虚幻的吧?(苦笑)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伊万:祝你早日减肥成功。
艾米莉:闭嘴,毛熊。
伊万:(装作失望地)最后一问你就不能说点温柔的话吗?
艾米莉:拜托,你自己的又能好到哪里去......
伊万:我爱你,即使不如我爱俄罗斯。
艾米莉:(惊讶地抬起头正想开口,听到后半句了然一笑)服了你了......好吧,我也爱你,即使不如我爱美国。



第91和92问的梗解说:
美国的独立战争得到了很多欧洲国家的明里暗里的支援,特别是英国的老对头法国和荷兰,当时的沙俄也暗中援助。北美殖民地的奋斗在法国民间格外受到同情和赞扬,许多法国人在法国正式参战之前就志愿组成外国志愿军参战,其中就包括拉法耶特侯爵。总之,独战领导人还说过:“整个欧洲都站在我们这边!”可以说是英国有难,八方拆台了。

评论(5)

热度(29)